为人双亲,最要害的是视后代为独力个别,不是任何人的"隶属品"

尤其是爱情剧类型,绝对是后者,制造不少男神、女神与暖男、烈女,满足现实人的需求与渴望。韩剧里总会有非常令人讨厌的父母角色,主人翁的悲苦皆源起于不幸的童年,这类寓意属于前者,反映南韩社会由父母造成的种种问题应该不少。《虽然是精神病但没关系》的寓意,完全符合这两大原则。

钢太与文英的爱情故事,剧中不管主线或副线角色的精神健康问题,根源皆或多或少与父母的管教态度有关,留下孽障。1. 文英妈妈都熙才,出身医学世家,是医疗集团持有人的女儿。犹太人名言,“有钱人没有儿女,只有继承人。

都熙才学医不成,自然成为父母眼中不长进的女儿,惩罚是经济封锁。

穷困的都熙才遇上富裕的文英爸高大焕,二话不说就嫁给他,婚姻有没有爱情作基石,她已不在乎,只求丰盛物质资助她好好写作,都熙才一辈子都缺乏爱与温情,渐渐养成反社会人格,视女儿高文英为作品,祸延下一代。2. 文英爸高大焕,是个典型不称职丈夫及父亲,他以为丰盛的物质就是爱,他没可能不察觉妻子的精神健康出现问题,经济状况亦绝对足够他寻求专家协助。

身为建筑师,理应知晓妻子的教育模式会令女儿受害,却选择袖手旁观,使悲剧继续发展。高大焕的所谓忏悔,其实只求死得安心,他对妻女自始至终没有作过反省,故没资格要求原谅。上天赐他脑有疾病,表面看来是惩罚,查实是恩典,否则他只会在怨恨中度过余生,下半生的不清不醒是他的余福。

3.权起道父亲权万秀,是典型唯利是图政客,以有用与否作衡量儿女的标准,无用就会抛弃,权起道母亲,是典型的政客夫人,丈夫是一切。

丈夫不喜儿子权起道,她便收起儿子来抚养,但求他不搞出事,不惹厌丈夫则可,从未打算为儿子争取应有权益,这类母亲可怜可恨!

4.姜恩慈,是个传统好母亲,问题就出于太传统,生活刻苦耐劳,节俭成性。对女儿赠送的昂贵礼物,作出过激反应,正好反映母女平日沟通不足,这是生活艰难带来的不幸。

命运有时就爱作弄人,母女情分短暂。幸好,姜恩慈最终能领悟女儿的爱,虽然女儿已离开,但精神长存,点滴回忆支撑着她好好活下去。

5.刘宣海的父母,真是没话说得不堪,虽然剧情没有交待为何其母经常虐打刘宣海,却可从她父亲推论其母。

男女总有共通点才能成夫妻,丈夫无能,凡事逃避,这类男子只会遇上恶妻。妻子对丈夫不满,容易舍难取易,把怨恨宣洩在幼儿身上,反正丈夫不理,幼女又无力反抗。这是女性最恶劣的潜意识,切勿一厢情愿认为女子天性都充满母爱,不然就不会有「最毒妇人心」的名言。

刘宣海对父亲更厌恶,是正常的心理反应。父亲是女儿的保护伞,她的父亲却视女儿为器官存放处,伤害之大,不是一般人能理解,不幸中之大幸,其父最后还有羞耻之心,可能会成为他的救命草。6.很难评论文氏兄弟母亲,或许尚泰对朴幸子说的话,可以窥探一二,“对我,妈妈是好妈妈;对钢太,妈妈是坏妈妈。

为人父母,最重要的是视儿女为独立个体,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品。作为父母,不管什么状态也不能说气话或不当言词,稚子有心,未能辨析原委,造成的恶果可以很严重。钢太的痛苦,皆因他视自己为哥哥的「终身债仔」,哥哥是其「终身债主」。

如果不是文英的刺激,文氏兄弟的人生便玩完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