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重新审视亲密

我妈妈跟奶奶的关系一直非常不好,妈妈曾对我和弟弟放狠话:“你们哪条腿先跨进你奶奶的大门,我就打断你们哪条腿。关于奶奶的记忆都是苍凉的: 她偷偷给我一些煎麦粑,一边看着我和弟弟吃,一边抹眼泪; 我从她的坝子边路过时故意走在妈妈身后,偷偷放一包牛肉干在她的板凳上。我们对视笑一下,等我转身想看她吃牛肉时,她又开始抹眼泪。

她在我生日的时候守在我回家的必经之路上,塞给我8块多的零钱,对我说“跟弟弟一起买吃的,用完了奶奶又给你!”我和弟弟帮着爷爷奶奶背稻谷,为了让在田里收稻谷的他们像别人一样中途休息有粥喝,我们背着稻谷尽可能飞奔回家,煮出一锅粥不粥饭不饭的东西背去田里…… 爷爷奶奶坐在田坎上吃着饭,夸我们懂事能干……那是我一辈子最开心骄傲的回忆。即使有做不完的体力活,还在交学费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缺钱。那种跟爷爷奶奶和弟弟相依为命的美好,我们都无法再重温。

隔着车窗跟奶奶道别时,想着她说的“见一面少一面”,我终于崩溃到大哭。而让我崩溃的不仅仅是离别,更是我们无法重温的亲密关系: 自从我开始独立,能在经济上回报奶奶开始,她就越发的多愁善感起来。也许是年纪大了,也许是辛苦把我带大又得到回报之后的有感而发: 每一次见我她都会回忆起过去有多苦,我的母亲带给她多少痛苦,现在终于苦尽甘来…… 三句话之内,必然痛恨的骂起我妈妈来。

见面10分钟之内,我妈妈如何虐待她的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都会拿出来骂一遍。 我无数次的想问她: 奶奶,您就没有做错过事情吗?我妈妈一点儿优点都没有吗? “我知道我妈妈不好,但她也没你说得那么差。她终究是我妈,嫁到这个家她也是命不好,人都没了您别再骂她了。

今年4月见面时,我鼓足勇气说的这番话奶奶是没放在心上了,因为她今天又把我妈骂了一顿。 如果可以,我愿回到那段相依为命的时光。宁愿我们因为有共同的“敌人”而报团取暖,也不要像现在这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