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谒独秀园

学生时代我就对陈独秀这个人感兴趣。他没有出席中共一大,却当选为党的主要领导人,并连任党的五届主要领导。这源于他的威望、人品和才华。

陈独秀一生光明磊落,不搞阴谋诡计。鲁迅先生曾说:“假如将韬略比做一间仓库罢。独秀先生的外面竖一面大旗,大书道‘内皆武器,来者小心!’但那门却是开着的,里面几支枪,几把刀,一目了然,用不着提防”。

陈独秀一心为公,从不以权谋私。从参加革命活动那天起,他就抛弃了自己本来可以拥有的富裕、舒适生活,献出了自己的一切,包括两个杰出的儿子——陈延年和陈乔年;中共第一个反腐败文件“坚决清洗贪污腐化分子”的《中央扩大会议通告》就是1926年8月由陈独秀签发的。陈独秀是中国近现代史上杰出的语言文字学家、诗人、书法家。

他晚年在极其艰苦条件下写的《小学识字课本》是极其重要的学术成果,人们评价它“其字,求无不精;其文,理无不透”。他的诗作,人们评说“既有李白之奔放、豪迈,亦有杜甫之深沈、练达,更有韩柳之犀利、峻峭”。他的书法,篆、隶、行、草皆有风格,皆俱很高造诣,名重南北。

大学时代开始对陈独秀进行研究,并撰写了《鲍罗廷的错误与大革命的失败》一文,对当时中共党史教材上将大革命失败的责任由陈独秀个人承担的观点提出质疑,通过对文献的研究,提出了“鲍罗廷是根据共产国际和联共有关中国问题的决议和指示在中国进行工作的,代表了共产国际的官方路线”,“陈独秀的错误决不是他个人的事情,是中国革命史上的一个悲剧”的观点。这一观点,现在已被党史界普遍认可,2002年9月出版,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著《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第222页明确写道:“共产国际、联共及其驻华代表对大革命的失败有着不可推卸的任”。可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提出这一观点还是有风险的,有为“陈独秀翻案”的嫌疑,陈独秀此时还是一个受批判的反面人物。

好在我的老师肯定了我的观点和我提供的论据,将我的论文推荐给安师大《学生论文集》第二期全文刊发。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一所中学任教,这一研究未能持续下去。1998年位于安庆北郊叶家冲“陈独秀墓”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99年春我曾去拜谒陈独秀先生墓,到处是杂草丛生,荒凉一片,找了很长时间才找到墓冢。我无限感慨:这片缄默土地学会了遗忘,杂草成为它持久的怀想,可这里又分明长眠着一代伟人,他生前是如此轰轰烈烈。今年清明节我回家返程途中,再一次去了“独秀园”。

今非昔比,已成为4A级景区,汉白玉五门石牌坊,寓意陈独秀是中共一至五届的主要负责人,赵朴初集字“独秀园”三个字雍容宽博,陈独秀铜像造型展示出陈独秀先生饱满革命开创精神。陈独秀墓周围再没有杂草,变成了一座高4米,直径7米,汉白玉贴面的半球形墓冢,墓碑上“陈独秀先生之墓”七个字采用唐代欧阳询楷书集字,墓冢朝着一口方方正正的清水塘,如镜的水面仿佛告诉人们:陈独秀一生光明磊落。作为当今世界第一大政党,又是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永远不能忘记它的缔造者。

在众多缔造者中,陈独秀无疑是最重要的缔造者,没有陈独秀,就没有中国共产党在1921年成立,说“陈独秀是中国共产党之父”,一点不为过,是中国共产党永远值得缅怀的人物。前不久,中央电视台播放的电视剧《觉醒年代》,塑造的陈独秀形象是异常丰满的,也是客观公正的,符合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实际。延安时期,毛泽东曾对斯诺说:“陈独秀给我的影响超过了其他任何人。

1942年3月在中共中央学习组发言谈“如何研究党史”时说:“陈独秀是五四运动的总司令。现在还不是我们宣传陈独秀历史的时候,将来我们修中国历史,要讲一讲他的功劳。1945年在谈到党的“七大”工作方针时又一次说:“关于陈独秀这个人,我们今天可以讲一讲,他是有功劳的。

他是五四运动时期的总司令,整个运动实际上是他领导的。“五四运动替中国共产党准备了干部。那个时候有《新青年》杂志,是陈独秀主编的。

被这个杂志和五四运动警醒起来的人,后头有一部分进了共产党。这些人受陈独秀和他周围一群人的影响很大,可以说由他们集合起来,这才成立了党。陈独秀不是完人,但是伟人。

一生五次入狱,但他为信仰不低头,国民政府许诺他高官,他不做;穷国潦倒时“说不清”的钱拒花。他的两个儿子——陈延年和陈乔年都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生命,这与陈独秀的教育是分不开的。李大钊曾评价他:“因为你拥护真理,所以真理拥护你。

傅斯年说他是“中国革命史上火焰万丈的大慧星。陈独秀培养和带领的一部分知识精英高举民主与科学两面大旗,沿着马克思主义道路奋力拼搏的身影,至今温暖着我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