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暴力沟通:90%的人以为掌握了,而忽略了真正的核心

你在生活中一定听过这样的话:你看看人家多好,你再看看你。我早就跟你说过了,你不听,这下好了吧。要不是你……我就不会……其实这些不经意的话都是一种暴力的沟通方式。

双方沟通的时候最怕的是什么?没有共情力,说白了就是不会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只是一味用自己的方式表达自己想说的。小王子中有一句话:言语是误会的源泉。我们不知道自己的语言给别人带来了伤害,于是产生了误会。

双方都站在各自的立场表达自己,一点都不考虑对方的感受。所以最终的结果是解决不了问题。有效的沟通不仅会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还会增加你的幸福感。

武汉14岁男孩,在学校走廊被母亲扇耳光,随即跳楼;云南17岁男孩,在除夕夜喝农药自杀,留下遗书称“爸爸,我死了,你就高兴了”。这些让我们格外沉重的故事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关键词:亲子冲突。然而,“以爱之名”的父母也很委屈:“我都是为了孩子好啊,不是我想有矛盾,是我怎么说他/她都不听呀!”为人相处之道,重在沟通。

养育之道,亦是如此。《非暴力沟通》一书中认为,一个充满爱的家,是一个没有恐惧的地方。只有通过非暴力的沟通方式,才能给予孩子一个真正的庇护所,一个充满爱与尊重的温暖之家。

除了上面的例子以外, 现实生活中暴力式的沟通还有以下几种:曾经看到网上拍的视频,画面上的是有个妈妈一回家,手里拿着手机坐在家里看,根本没有顾及身边孩子在干嘛。甚至有孩子在知乎上求助,问妈妈回家就看手机,根本不管自己和弟弟,应该怎么办?另一种类型的父母,看似花了很多时间陪伴孩子,但那些所谓的“亲子时间”,实际意味着陪上课、监督写作业、接送课外班。这两类父母,都没有与孩子建立心灵的联结,没有陪伴孩子做真正的交流。

这种对孩子的忽略与漠视,在亲子之间筑起了高墙。这面高墙,阻隔了孩子对家的安全感与信任感。看过一个场面,是一群人围在河边劝说一个想跳河轻生的女孩。

过了很久在妈妈的苦苦哀求和消防员的配合下,女孩被成功抱回到安全的地方。没想到女孩还没站稳,父亲就抬手想打她,嘴里说着:“你可真气人”。孩子几欲崩溃下,这位父亲的沟通方式仍是打骂加否定,这种暴力沟通之恐怖绝不亚于拳打脚踢。

著名心理学家马斯洛认为,击垮一个人最有效的方式,就是让其否定自己。“杀人诛心”,不停否定与挑剔孩子的父母,正从精神上“杀掉”自己的孩子。一般标签是用来给商品、给物品做分类的。

因为属性一成不变,所以易于贴上标签,进行分类。我们其实一直处于变化中的、活生生的人,没办法被精确地分类和定义。《非暴力沟通》中却提到,不幸的是,绝大多数成年人会给人贴标签,包括自己的孩子。

孩子没有按你的要求做家务,是“懒惰”;孩子与同学争执,是“粗鲁”;孩子学习成绩不好,是“笨”、“不用功”。“笨”孩子会越发对学习丧失兴趣,“我爸妈都说我笨,学不好,我干嘛还要努力学呢?我天生就是个学渣吧。这种贴标签式的暴力,稳准狠地打击了孩子的自尊,让孩子相信“我通过行为无法改变自我”,最终长成父母最害怕看到的样子。

中国的父母们,要么付出过多,要么控制过多,并未将孩子视为平等的家庭成员,给予他们尊重与合作的机会。缺乏这个前提,就无法实现真正的非暴力沟通。尊重孩子,放下评判与控制,看到孩子行为背后的真正需要。

尊重自己,照顾好自己才能照顾他人,不过度苛责自己,在成长中学习如何做父母。看过综艺节目里有一期,黄圣依早上出门录节目,下午才能回来。走之前,婆婆和她说:“你下午回来的时候我就走了,提前说个再见吧。

结果她下午回来时婆婆还在,黄圣依随口说:“妈,你还没走呢?”表面看,这句话没有任何问题,可这是婆媳之间!杨子知道后担心母亲因此心里有想法,就直接打电话过去,说:“妈有一件事,圣依一直不知道怎么和你解释……”黄圣依也说,“当时第一反应就说出口了,作为儿媳妇,不应该这么说”。高情商的婆婆告诉他们,那件事早就过去了,就没放在心上。杨子虽被称为“话痨”,但他说每句话都会考虑别人的感受,也能清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

这样的事在我们的生活中随处可见,看似它微不足道,但处理不好就会累积成山。邻居家的丈夫,经常应酬喝酒到很晚。有一天又是满身酒气回去,一进门就听到妻子气哄哄地说:“你还知道回来呀,怎么不死在外面!”。

丈夫也借着酒精发挥,结果吵起来了。很多人有时候,知道自己这么说可能不对,但就是不能准确地表达出来。结果把事情搞砸,事后内心自责。

一个人生气,一定是因为他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找到这个需求,心平气和把它说出来,往往事情就会迎刃而解。如果妻子能先表达事实,“你一周,五天都在外面喝酒,我很难过”。

然后说感受和要求,“我希望你每周在家吃三次晚饭,那样,我会感觉到你是爱我的,这才像家,不是旅馆。结果是不是会不同呢?她没能正确讲述出需求,而是去挖苦、打击、评判式沟通,同时也不注意别人的感受,对话危险性直接升级。我们经常听到这样一句话,“他爱我就应该懂我”。

你不说出来真的不能完全感受到。斯大林有句名言:语言是工具武器,人们用它来相互交际,交流思想,达到相互了解。女职员琳达,休息日时在外面打网球。

突然接到同事电话,有一份紧急文件怎么也找到,要请她帮忙。琳达出于好心,没来得及换衣服,就赶到公司。当她穿着网球短裙蹲在那找文件时,正好被严厉的上司看到。

上司当场训斥她:谁让你上班穿短裙的,公司规定不知道吗?没有一点纪律,你看看你蹲在那像什么样子,当这里是菜市场吗?如果你是对的,就要试着温和且有技巧地让对方同意你。如果你错了,就要迅速而热诚地承认,这要比为自己争辩有效得多。琳达鼓起勇气去上司办公室,她要把这事说清楚:“我知道公司规定上班要穿正装……”她还没说完,上司就表示刚才错怪了她,事情经过已经调查清楚了,还夸赞了琳达敬业。

管理者最基本功能是,发现与维护一个畅通的沟通管道。如果上司先询问原因、倾听事实,就不会发生开始的一幕。你越是留意自己内心的声音,就越能够听到别人的声音。

不要随便评判别人,评论是随意的贴标签。会让对方不服气,甚至反驳,增强关系的危险度。批评往往也暗含着期待,对他人的批评,实际上间接表达了我们尚未满足的需要。

思想是在与人交往中产生,与人交谈一次,往往比多年闭门劳作更能启发心智。非暴力沟通不仅是一种沟通方式,更是一种语言、思维和生活方式。它能促进我们与自己、与他人建立真诚的联系,增进情感距离。

非暴力沟通表达感激的方式包含三个部分:1.对方做了什么事情使我们的生活得到了改善;2.我们有哪些需要得到了满足;3.我们的心情怎么样?当别人以这样的方式表达对我们的感激时,我们可以与对方一起庆祝生命的美——即不自大,也不假谦虚。用非暴力沟通的方式表达感激时,我们只是为了庆祝他人的行为提升了我们的生活品质,而不是想得到任何回报。在表达感激时,这三个部分的先后次序并不重要;有时,我们甚至可以通过微笑或说声“谢谢”来表达这三个部分。

然而,如果我们要确保对方能够明白我们的意思,那么,用语言具体地描述这三个部分是值得的。以下是我和一个非暴力沟通研讨班参加者的一段对话。在对话中,我试图理解他为什么要赞扬我。

参加者:(在研讨会结束后走近我)“马歇尔,你真了不起!”马歇尔:“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说。参加者:“为什么呢?”马歇尔:“在我的一生中,人们用各种各样的话来评价我。这对我并没有多大的帮助。

我需要更多的信息来理解你的评价。参加者:“什么样的信息?”马歇尔:“首先,我想知道,我做了什么,你认为对你的生活有帮助?”参加者:“哦,你聪明过人。马歇尔:“也许这又是一个评价。

我还是不清楚我做了什么对你有益的事情。她想了想,然后拿出笔记本,指着其中的两段话说:“就是这两点。你今天在研讨班中提到它们。

马歇尔:“哦,你很欣赏这两个观点。参加者:“是的。马歇尔:“听到这两个观点时,你的心情怎么样?”参加者:“我感觉一阵轻松,对将来更有信心了。

马歇尔:“现在,我想知道,这两个观点使你什么样的需要得到了满足?”参加者:“我没法和儿子沟通。他今年18岁了。我一直盼望着能有办法和他沟通,你今天的这两个观点给我很大的启发。

这样,我就知道了我所做的事情、她的感受以及她的需要。我很高兴自己帮到了她。如果她一开始能够以非暴力沟通的方式表达感激,她也许就会说:“马歇尔,当你提到这两个观点时(让我看她的笔记本),我很欣喜,感到将来有盼头了,我一直在寻找和儿子沟通的办法,这两个观点给我很大的启发。

原文拆解:这段文字首先提醒我们赞扬人的时候往往是容易站在评判的的位置,是对他人的评价。而非暴力沟通提倡我们充分表达感激,不以求回报为条件的感激,通过感激的方式,更好反馈对方做的具体事情满足了我们什么样的需求,带来怎样的感受。印度哲学家克里·希那穆提说过:“不带评论的观察是人类智力的最高形式。

我们习惯于对看到人及行为做出反应,给出评判和分析,例如某人迟到30分钟,我们通常不会直观地说他迟到半小时,而是直接说他经常迟到、没有时间观念。将观察和评论混为一谈,人们会倾向于听到批评,马上做出应激反应。非暴力沟通不鼓励绝对化的语言,而主张评论要基于特定时间和环境中的观察。

非暴力沟通的第二个要素:感受。要善于体会和表达感受,通过建立表达感受的词汇表,我们可以更清楚地表达感受,从而使沟通更为顺畅。同时要注意区分感受和想法。

这个句子中,我评价自己吉他弹得不好,而没有表达感受。这个句子则表达了认为自己吉他弹得不好时,我的心理感受。当我们说“我觉得”时,常常并不是在表达感受,而是在表达想法。

此外,还有些词表达的是想法,而非感受。例如;被抛弃、被拒绝、被利用、被误解、得不到支持等。为了更清晰地表达感受,非暴力沟通主张使用具体的语言。

“很好”或“很差”这样的词语很难让人明白我们的实际状况。感受根源于我们自身的需要,这是非暴力沟通的第三个要素。我们的需要和期待,以及对他人言行的看法,导致了我们的感受。

听到不中听的话时,我们有四种选择:①责备自己。例如,有人生气地说:“我从没见过你这么自私的人!”我们可能会自责:“哦,我没有考虑别人的感受,真是太自私了!”这会导致我们内疚、惭愧,甚至厌恶自己。②指责他人。

这时,我们也许会驳斥对方:“你没有权利这么说!我一直在乎你的感受。你才自私!”在争吵时,我们一般会感到恼怒。③了解我们的感受和需要。

这时,我们可能会发现我们有些伤心,因为我们看重信任和接纳。④用心体会他人的感受和需要。这时,我们也许就会想“他伤心生气可能是因为他需要体贴和支持”。

指责、批评、评论往往暗含着期待。对他人的批评实际上间接表达了我们尚未满足的需求。如果我们通过批评来提出主张,人们的反应常常是申辩或反击。

反之,如果我们直接说出需要,其他人就较有可能做出积极的回应。非暴力沟通的第四个要素是请求帮助。以什么样的方式提出请求容易得到积极的回应呢?我们要清楚地告诉对方,我们希望他们做什么。

应该避免使用抽象的语言,而借助具体的描述来提出要求。如妻子希望丈夫能少花一些时间在工作上(这是她不想要的),但没有说清楚什么是她想要的。于是,我们鼓励她直接说出愿望,她说:“我希望他每周至少有一个晚上在家陪我。

在发言时,如果我们把自己想要的回应讲的越清楚,就越有可能得到回应。但有时我们表达的意思可能与别人的理解不一致,这时我们需要请求他人的反馈。特别是在集体讨论中发言时,我们要清楚地表明自己的期待。

相关文章